“心”生活·新文化 -向何处,未来…                     

书园内外
校园雅俗
家园冷暖
乐园得失
职场酸甜
情场恩怨
官场清浊
市场黑白

 学业情感*  智慧宝典*   生活方式*  观点交流*  教育反思*  心海波影*   财富真经*  创富舞步*  发展优化*  命运抉择*

 

 

 

  去生活新首页-生活方式与科学

 

***向何处去 *****的未来如何保障…

( 探 讨 与 守 望 - 2010人民网首发)

  近日不断有消息传来,其大意是有关方面拟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进入更多行业和领域, 参与发展文化、教育、体育、医疗、社会公共事业… 应该说,这些年资本的活力是有目共睹的,一些民间人士捐资助学、帮困扶贫的热情也甚是让人感动。众所周知,“流水不腐”。然而,社会生活中,一些“水”怎么流,以及流向何方,却也是大有学问的。

  以往人们习惯于讲“放心”,以图让大家信心倍增。但面对未来,我们在守护“信心”的同时也应当用心思考一些问题,存一点儿“担心”。其实在《“现代生活方式病”与革命》一书中,我们曾提到过学业、事业也罢,社会生活也罢,随意“处方”“下药”的结果常常令人难堪!(前不久有同行提到总理在答记者问时“担心”一词也出现了13次,这些“担心”涉及很多方面,有的是针对国内改革的复杂性、艰巨性,有的是指国际环境的不确定性…)。这里需知,现实生活中只有事先有所“担心”,让人保持清醒的头脑,而后才能使我们的行动确保“放心”,使我们的事业得以全面健康地发展。

  要发展,通常而言都要寻找一些好方子,好路子,而一些“方子”要是有什么偏差,那“药”儿就会越吃越杂,“身体”也会越吃越没劲——这实是大家最最不愿见到的事儿(亿万同胞也是经不起几回折腾的)!因而可以说,无论事业,还是生活,均离不开智慧与理性的选择,而现实生活的“牛鼻子”往往就在于对整体的洞察、整体的稳态调节之中。因为生活中的任何事情(包括一些规章、制度之类的),都有其适应性、禁忌与副作用的问题,因而处“方”时需要摸准相关的真实状况,权衡清楚其利弊得失。然而长期以来,我们处“方”时可能由于前期研究不够,缺乏必要的预见性与前瞻性,常常草率处“方”、抓“药”,由此给事业和生命造成这样那样不应有的损失与伤害。所以时下社会生活与决策已在不断地呼唤“可行性研究” (自然一些地方是由于缺乏对处方者的制约及相关的责任追究机制——当事人不必为决策后果负责,以致不断有“专家”等随意张口下“绝药”)。

  其实“乱下药”的危害是不可低估的。2002年底,台湾亲民党主席曾就有关时政问题尖锐地指责岛内的一些“御医”,说他们不断编造“改革”神话,实际上是让众多的老百姓吸食他们一手制造的“政治鸦片”。这里可以说,各地都有不少似是而非的东西在左右着人们的行动,从落实科学发展观,推进和谐社会建设的角度而言,我们有必要就有关问题作一些深入的探讨,供大家参考。

  前些年,不少人一提到资本就想到“为我所用”、“助我发展”,由此“引资”一说各地甚为盛行,后来又有人想到了一个“卖”字,不仅小的、弱的卖,大的、强的也卖,甚或内外勾结搞“一卖了之”。既有几个亿的资产被贱卖的,也有当地所有国企被改垮的。一些地方不仅卖企业,还卖医院,卖学校,卖国土,一卖到底。 在这巨资不断向私人转移过程中,大量的工人或下岗失业,或被迫忍受欺凌折腾。有的企业在职工事先一无所知的情况下给出卖了,月工资只有三四百元,而且天天加班,没有加班费也没有周末,一月工作30天,而当工人们提出异议时,所得到的答复便是:“我的话就是法律,不想干就给我滚!”因为牵扯到的人和事太多,太复杂,有的连一些职能部门也无能为力。试想,这样的“创举”,最终得益的人有多少?受罪者又是谁?

  人类优秀文化遗产应当提倡全人类共同分享,现代的先进技术,以及优秀的管理制度都应争取相互学习和借鉴。然而冷战后,新自由主义政策在全球范围大有所向披靡之势,一些“专家”则是积极响应,不顾本地的国情、民情,不顾断送自己的现代化进程,天天高喊着“引资”“接轨”…… 结果洞门大开,自觉不自觉地成为“全球资本链条”上被动的一环,无所保护地听任“命运”的摆布(一些地方经济资源几近掏空,有资料表明产业被控21个)。另一方面,本地特色行业一旦错失原始积累的最好时间,渐渐的,会被挤出历史舞台。这里需知,“造血功能”的丧失其实比“贫血”更可怕!!

  再如流资进入医卫系统,众所周知,一些病人往往成了被“宰”的羔羊。某公立医院有个泌尿科,后来有位业内人士进去后才知道那是一个私人“承包”的科室——那里的待遇是底薪加提成,每月均可有五位数的收入,但那儿的化验没有一个是真的,那儿的医生也没有处方权,因为看病处方得按老板的“协定处方”办,而“老板”原先是个市场卖肉的,去那儿的病人每天的“医药费”就得以千计!

  而流资进入交通领域,更是“醉”倒了一大批人。又如,笔者曾目睹一位老同志,他只因行动有点不便, 先后候了三辆车,一辆都不愿搭理(掏钱买票/起点第二站)。其实交通领域涉及的问题比较复杂,现在大家不难看到,一些人修高速公路、铁路、磁悬浮的热情是非常高涨…

  再看流资进入农村,修桥铺路的有之,但倒地、炒地的也甚多,一大批村官、土地爷腰包很快鼓了起来,可农民朋友大多只能得到一丁点的补偿费,其后代或后半生问题被悬了起来。前些天,央视新闻联播里的一个报道披露,目前西南等地的抗旱设施基本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修建的,年久失效。山右京客也提到有很多原有的农田水利设施甚或还被所谓的开发建设给破坏了,“到现在了我们抗旱还要靠三四十年前修建的农田水利基本设施,这怎么能不自食苦果呢?”

  还有流资进入食品行业,毋庸讳言,毒奶粉、黑大米、地沟油等等,层出不穷。据全国食品安全整顿工作办公室最近披露,各地在集中清查问题乳粉期间共报告发现问题乳粉就达2.51万吨之多。

  当年流资进入一些矿山或工地,同样是免不了陷入管理失控、事故频发的尴尬境地。有的场、矿之类的出了事故,当事人凭着种种错杂的关系,不仅不愿承担责任(实也承担不了多少责任),反而中饱私囊后抬腿另择高枝,而最终“埋单”的除了受害者的肉体与生命外,依然是“公家”这个冤大头!

  其实“沈阳41只一类保护动物命丧资本游戏”也有一定的代表性—— 据来自中国日报的消息说,民营沈阳野生动物园曾为“改制样本”(3月21日人民网有网友还提到云南超3000万亩桉树林终酿世纪生态大灾难之事)。

  流资进军能源领域呢,前一时期很多人便是“竭泽而渔”。往昔,河水清澈,两岸的庄稼年年丰收,可由于上游的矿企纷纷向河道排污、排沙,致使河水污染,河床迅速抬高,农田耕地被破坏,损失大都难以挽回,还有村庄“因非法采矿致地陷楼塌,过半村民被迫搬家”的;与此同时,2009年8月至9月陕西、湖南、福建等地相继发生千名儿童血铅中毒事件,中毒的原因也是由冶金企业肆意排污所致,由此让当地居民的健康付出了巨大代价!

  一些地方的经济增长方式竟粗放到杀鸡取卵,无法实现可持续发展的程度。然而开了“闸”,有了落差,“洪水”咆哮着,奔腾着,投放几袋“草包”,牵几下“牛尾巴”、“马尾巴”,显然是很难有多大的成效的,因为贪欲已经蔓延、侵蚀到了社会的各个阶层。其中一些权贵有了冠冕堂皇的借口后,通过对自然、对他人的掠夺,撑起了“一枝独秀”型的经济增长,随着“囤积”与“垄断”的出现,使得在财富不断趋于集中的同时,对大多数平民阶层形成了一种无形的挤压,平民层只能成为廉价的雇佣劳动力,“生产”钱币的机器,女下属就难免成为一些人的“下酒菜”。这种背景下,人一旦“边缘化”就可能任人宰割,可能永世都难以翻身。用 “ 诅咒宰民祸国贼”网友的话来说——千千万万为新中国建设做出卓越贡献,立下丰功伟绩的新老建设者,不仅没有富起来,反而纷纷下岗失业,生计艰难,前程暗淡。 其实,如 等国都已形成了几大家族一统天下的局面。

  现在不得不说一下房地产业,流资进入之后,一些人翻来覆去地倒腾土地,四五年间就成为亿万富翁。“有能力建设大量住房,没能力让人民买得起住进去。”虽然产业经济发展了,可千千万万拼命工作的同胞百姓发现挣钱的速度远远跟不上房价的攀升速度!“调不完的政策涨不停的房价”,在产业经济一片叫好声中,房价“坐火箭”,亿万百姓被勒着脖子憔悴不堪—甚至人民日报也载文说普通购房者被抛弃了! ( 用人民银行钞票买人民土地,而后再卖给人民,赚人民的钱,一些人短短几年时间从一无所能、一文不名爬到了财富的顶端:星逝夜潭 / 福建南平凶案疑犯据说是蜗居族多次因买不起房失恋…)。 而流资进入股市,散户们大都成了身不由己的“献血机”!

  至于“引资办学”热的兴起,更是让人有些哭笑不得。一些办学机构,先是竭力收买市内外学校的“尖子生”及部分师资,而后则是频频造势,年年扩招,无数人由此饱受折腾之苦——文化、教育领域有其全民性、公益性等一些基本的属性,义务教育法好象就有免费就近入学之规定。然而在一个时期里,其“产业化”的声音此起彼伏,很有号召力。也许倡导者其本意大概是将“产业化”引入文教领域,不仅可以摆脱文教经费捉襟见肘的窘境,而且可以开拓新的发展空间,一些人“做大教育产业蛋糕”的口号喊得震天响,学校似乎从此可以成为谋利的工具,大家挖空心思攀比着搞“创收”,在“扩大优质教育满足百姓需求”的旗号下,在“选××就是选择成功”的鼓动下,许多孩子及其家庭为之付出了彻骨痛心的代价!因为随之而来的校点拆并使许多七八岁的孩子每天上下学就要走三四千米、七八千米的路,父母家人每天接送吧,不仅浪费时间,也极不方便,而让小孩子自己上下学,又存在着很多的安全隐患,由于路途远,车辆又混杂,吃、住、行等等给这些孩子及家人平添了许多的烦恼与伤痛。城区重点校也一样,接送的车辆大大小小几条马路都挤不下。就有人在年幼的孩子因车祸成为“植物人”后不无愤慨地说:“这个电脑多媒体十来岁的人不学也罢了,非要什么搞引资拆并!”(一些民办高校时下也已步入尴尬的“十字路口”)

  文化产业化的状况同样不容乐观——尽管这些年有人愿斥资7亿建鬼城… 有同事前年去新华书店,可那里孩子要他买的少先队书刊一本都找不到,店里满眼尽是炒股、狼道书之类的(仅台子上展示的炒股技法类书就有上百种之多)!一些地方还先后出现了与文化相处甚远的诸多怪现象——有人把肉麻当有趣,文化成了“三陪小姐”,“星”文化甚或澡文化、性文化、博彩文化、厕所文化等等伪文化日趋泛滥,许多真知灼见先后被淹没在一些文化泡沫、文化垃圾之中,使得无数生命温馨不再,纯真难现,作为生命的智慧,人类社会健康发展重要支撑力的人文事业某种程度上已无助地失去了立足点,人们缺钙的精神独立之路则是无所归依。

  治国搞建设,说有10来个境界大概不算过吧,我们究竟该站到哪一层呢?前不久,已有同胞非常尖锐地指责XX部/委“养了一帮无处安置又祸害后辈的草包”。此话虽然有些过了,但我们对此是不是应该认真地反思一下?!日本小泉时代实施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媒体曾经为其喝彩。而此后,他的政策造成了大量失业者,连先前那些媒体也惊呼贫富差距加大,负面影响多多。最近海地、智利和土耳其相继发生地震,面对来势凶猛的地震灾难,有学者明确指出其真正的问题是“地上发生了什么,而不是地下”。放任资本某种程度上如同在刀尖上舞蹈,前不久的金融危机笔者这里就不做赘述了。

  众所周知,老一辈领导人当年高屋建瓴竭力引导民企、民资走合作化、社会化道路,而现在一些地方则是反其道而行之,很有些让人费解…事实上十三亿同胞未来的道路怎么走,怎么发展,是不能只有少数人说了算的。总书记就明确指出:“推动科学发展,必须紧紧依靠人民群众”,“做到谋划发展思路向人民群众问计,查找发展中的问题听人民群众意见,改进发展措施向人民群众请教,落实发展任务靠人民群众努力,衡量发展成效由人民群众评判。我们要着力把科学发展观普及到人民群众中去,最大限度地把全社会的发展积极性引导到科学发展上来”。

  “我们任何一个不带有色眼镜的人都尊重中国的‘毛’,他的思想不光值得我们西方世界研究、学习和尊重,更应该值得中国人了解、尊重和学习”,因为他是中国人屹立於世界民族前列的财富和基石——哈佛大学亚洲研究中心主任托尼?赛奇语。也许有人会觉得行业/部门垄断必须破除。不错,但时下真正需要破除的是一些行业的“垄断利润”或者说“垄断福利”。想一想,谁给过他们这样的特权?!事实上一定的社会分工还是需要的,亿万同胞如果在生活上各尽所能,被一视同仁,能够免去种种无谓的周旋与内耗有什么不好?!而且,如果用心进行调处,两者的难易度是大不一样的。

  “没有政治的经济,无异于白痴]。” 近日人民网有不少网友提出,大家要有实际行动来保卫人民,保卫社会主义共和国的利益了。长不长工资,老板说了算;精英的“产业化”吃掉百姓何止91万元[ 田嘉力 ] ; 在私有经济占主体地位中搞“收入分配改革”谈何容易。不会成为一句伟大的空话吧? ( 唤醒千百万)还有人直言: “人与虎是一样的命运,一旦落入私有之口,都免不了被资本吃掉的下场 ”;“资本与权势的结盟张着血盆大口吞噬者普罗大众的血汗,吞噬着社会的健康,也吞噬着善良人们的尊严、希望和未来” ;“奉劝有关方面要悬崖勒马,不要…”

  其实在法国,有消息说有43%表示对资本主义经济制度完全失去信心, 因为一切事物的货币化和商品化摧毁了人性,摧毁了互助友爱精神,而简单化,对发展的盲目信仰,则掩盖了在发展中实施的野蛮行为。 现在局部的少数"精英"人物物质层面上的尽兴与畅快,已在一定程度上掩盖了许多社会深层问题。由于“一夫一妻制名存实亡”,去年6月,香港60多位原配妻子在港发起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反“包二奶”大游行。11月,海外学者也撰文阐述中国须提防“造富运动”的社会陷阱。在广州,有一篇题为《“二奶”携女索百万遗产,生下女儿才知他有老婆》的报道提到当事人的遗产,除了公司股份,还有白云区的多套住宅及商铺、10亩别墅用地、汽车等等及4个孩子!

  显然,目标模糊,一种倾向掩盖另一种倾向是人类生活之大忌。有社会学家就此鲜明地指出,人类在未来的岁月里所面临的挫折与灾难,大都将是由思想观念、理性层面上的问题所引起的。眼下的问题是,整个社会沉浸在对于新潮的狂热追求之中几近达到了难以自控的程度,各种急功近利、竭泽而渔、本末倒置的短期投机行为由此大量涌现。胡展奋为此怒喝:很长一个时期,我们都以为 “资本”是抗衰灵丹,振疲春药,但“人吃虎”的故事却告诉我们:改制,多少丑恶假汝之名而行!一些媒体已开始质疑“改制”,并直击“资本”的血淋淋、臭烘烘的另一面。

  作为共和国的一员,我们大家还是想一想,走向文明、和谐之路,“智本”与“姿本”、“资本”与“制本”哪个最是根本?我们是否还要继续拥抱传统的一些代价高昂的被动应对模式?也许,欢迎外资民资参与文教、社会公共服务业重组某种意义上是有其可取之处的,但这些年“国退民进”还将退到哪里去?事实上,有的地方建设资金在中间环节被抽取了70%——如一个体户将工程一次转包就非法获利672万元。与此同时,金钱、关系、背景阻断了青年人通过自身奋斗上升的道路 [ 土坷] 。需知,由于缺乏前瞻性,缺乏换位思考,才会引发种种始料不及的伤痛后果来。

  由此,发改委及有关方面同志是否需要换一种思路了,因为实现公平公正的道路至少不只这一条,大家也经不起接连不断的折腾。我们需要对亿万同胞负责,也要对企业、企业家负责,对下一代负责,要经得起历史检验——已有同胞提出“社会主义国家不能把老百姓当白痴,搞和平私有化”!

  由于一些民众付出的劳动并不少,却只能拿到微薄的收入,游走于社会的边缘,常有被时代抛弃的惶惑与不安。《人民日报》近日就撰文向这种“干得多,挣得少”的反常现象开炮,并呼吁调整国民收入分配结构,真正让人们“劳有所得”、“干有所值”。在此,笔者想提醒一下,学会摆脱恶性循环才是我们大家的首选!

  "放魔容易降魔难",商业利益、个体利益高于一切的后果是严重的,面对堆积如山的经济与社会发展的难题,我们至今似乎还给不出正确有效的根治办法。所以,我们需要打开理性的眼睛,走出社会评价与社会决策的误区,不能再让无辜的同胞一次又一次的为他人的过错付出沉重的代价了,我们需要引导和提升人类生活的理念,通过对社会进行系统分析、管理,使人类生活进入一个平等、互助、人人能通过劳动创造幸福过上安定生活的理想社会。 

 

 


                                    “心”生活·新文化/余仲宇 连启正-人民网强国社区深入讨论

 

 

*首都各界纪念现行宪法公布30周年,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发表重要讲话。他指出,维护宪法权威人民当家作主就有保证,共和国事业就能顺利发展。同时针对“一些公职人员滥用职权、失职渎职甚至徇私枉法严重损害国家法制权威”问题强调: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一切违宪行为都必须予以追究。并提出坚持国家一切权力属于人民的宪法理念,把全面贯彻实施宪法提高到一个新水平。

 *舆论认为政治局“改进作风八规定”直指官场弊病。 人民网强国社区[“惊坛”]:向官僚主义开战,把官老爷赶下台,把公仆迎上来!

 




生活方式与科学 //www.ks006.org(原浙备www.yuyu2166.org)网站地图联系方式 中国 浙江 Zhejiang China

( 文教社科生活类独立网站,书稿等内容版权属“心”生活-新文化所有,未经授权请勿它用 )